歡迎瀏覽中國儲能網
您的位置: 首頁  > 電力現貨市場  返回

我國電力市場發展與售電經營策略探討

作者:鄭宏城等 來源:中國電力企業管理 發布時間:2019-12-20 瀏覽:次
分享到:

球探篮球比分皇冠 www.622627.live 電力作為關系國計民生的基礎性能源行業,一直以來都受到政府的嚴格管制,以壟斷經營的方式長期存在著。然而,隨著電力行業垂直一體化壟斷經營模式的弊端不斷凸現,世界各國紛紛掀起電力體制改革的浪潮,通過引入競爭機制,旨在提高電力生產效率,降低電力成本,進一步發揮市場機制的優勢,優化資源配置,達到社會福利最大化。

電力與國家經濟建設存在著緊密的關系,我國一直以來都非常重視電力行業的發展,為了能夠使電力行業有效帶動全國經濟的發展,前幾年,有關政府部門經過縝密的思考明確提出了推進資源性產品價格改革,在電力體制改革方面又進行了積極有益的探索。

2006年,廣東臺山嘗試打破電網傳統統購統銷的模式,成為全國第二個直購電試點;2013年,廣東擴大直購電范圍,直購電由“一點對多點”開始走向“多點對多點”;2015年,《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進一步深化電力體制改革的若干意見》(中發[2015]9號)發布,開啟新一輪電力體制改革;2016年廣東作為售電側改革試點,引進了售電公司這一市場主體,形成了電力交易新局面;2017年,廣東作為第一批8個電力現貨市場建設試點之一,開始探索電力現貨市場的建設;2019年,廣東電力市場完成全國第一次現貨市場試結算。這一步一步走來,廣東電力市場的發展歷程,為市場參與者提供了很多啟示。

我國電力市場發展及演進

市場規模變化

電力體制改革實際影響著各行各業,對于制造業大省廣東來說,電力的安全與價格雙重因素都會對廣東經濟產生重大影響,這也就決定了市場規模有一個逐步擴大的過程。

廣東根據省內產業布局情況,結合國家政策要求,逐步形成了以地域、電量等級、園區類型、行業和政策傾斜類企業等多重標準的用戶準入門檻,隨著改革經驗的積累和政策的完善,不斷擴大了市場交易的規模;售電公司分批次進入,數量日益增多;火電廠悉數進入,基數電量隨著市場規模的擴大逐步壓減。

市場規則變化

廣東在電力體制改革過程中,從無到有,從粗到細,經過幾個階段的規則調整優化,已初步形成“中長期為主,現貨交易補充”的電量電力平衡機制。

當直購電擴大到“多點對多點”時,廣東開始引入競價機制,開創性地采用“價差傳導”的模式,并以此為基礎開創了“高低匹配,價差返還”交易機制,該機制設計了市場紅利的分配方式,對于市場主體而言,每一個報價都對應著相應的風險與收益,因此也更注重博弈的策略。

2017年,廣東改用邊際價差統一出清模式,以最后一個成交的購電方與售電方申報價差的算術平均值為統一出清價差(后來又規定400萬千瓦時以下的單筆交易不作為出清的依據)。理論上,這種方式將更激勵發電商降低成本,按照邊際成本報價并獲益。但也因此出現了“搭便車”的懶人策略。  

在中長期交易市場的基礎上,廣東積極探索電力現貨市場相關機制。通過比較分析,并綜合考慮廣東電網的實際情況,最終采用了以“中長期差價合約為主,現貨市場全電量競價出清補充”的現貨機制。該機制一是建立場內集中交易與場外協商交易互補、常用曲線合約與自定義曲線合約相結合的中長期電能量市場,提供多次組織的年、月、周交易品種;二是建立全電量競價的日前、實時現貨電能量市場交易機制以及調頻輔助服務市??;三是逐步建立需求側響應市場、容量市場及金融輸電權、電力期貨和衍生品等交易市場。

市場價格變化

價格是對市場供求關系的一種反映,供大于求,價格下降;供不應求,價格上升,這是市場經濟最基本的規律。雖然價格由供需關系決定,但也受到政策規則和市場力等因素的影響。

起步階段,臺山試點平均高達-100厘/千瓦時的優惠更多屬于政策性的優惠,不具備可復制性。2013年擴大直購電范圍后開始競價,讓利價差在-10厘/千瓦時以內,初步形成市場的價差期望。

2016年雙邊協商市場延續直購電行情,平均價差僅為-11.11厘/千瓦時;售電公司進場后,市場競爭進一步盤活,受規則設置和交易策略尚未成熟影響,開始一度讓利都在-100厘/千瓦時以上,后期調整后才收窄到-40厘/千瓦時以內,最終全年平均價差為-33.59厘/千瓦時。

2017年市場價格更受供需情況和市場心態影響。雙邊協商市場供需較為寬松,售電公司搶量心態偏重,讓利水平一路擴大,最后平均價差達到-64.5厘/千瓦時。月度競價受規則調整及供需比設置影響,開盤數月讓利達-100厘/千瓦時以上,調低供需比后價差收窄。但整體上,全年平均價差達-65.7厘/千瓦時。

2018年,雙邊協商交易供需比進一步收窄到1.1,用戶進場也已相對充分,不過搶量心態仍很強,市場價差一路沖向-80厘/千瓦時以下。但受偏緊的供需形勢和高企的煤價雙重影響,批發價差在市場末期回調到-60厘/千瓦時以內,月度競價價差在此基礎上進一步回調,市場出現了嚴重的批零倒掛。受前期高價差影響,全年讓利價差仍高達-65.5厘/千瓦時。

2019年市場規模放大到2000億千瓦時,但雙邊協商規模卻只有1200億千瓦時,供需比仍設置為1.1。在市場普遍不看好月度競價市場價差的心態下,雙邊協商市場的簽約需求大幅提高,市場實際形成了供不應求的局面,最終市場價差一路收窄,并在月競階段維持到-30厘/千瓦時左右的穩定局面;上半年整體平均價差僅為-42.2厘/千瓦時。

在經歷了近乎瘋狂的競爭和政策引導下的理性回歸之后,市場讓利幅度到了2019年也基本趨于穩定。不過現貨市場的到來,或許又將迎來新的動蕩局面。

南方區域(以廣東起步)電力現貨市場作為全國8個現貨市場試點之一,在全國范圍內率先進入了模擬運行階段,并于2019年5月份開展了國內首次的試結算,為期兩天;6月份將試結算擴大到4天。試結算期間,用戶側中標電量日前均價為303.5 厘/千瓦時,實時均價為308.9 厘/千瓦時。當然,該試結算的價格是基于發用雙方已全部簽訂中長期合同,只對偏差部分進行現貨結算的條件下競出的價格,在未來的現貨交易環境中,仍有多種因素會影響價格的走勢。

市場心態變化

廣東的市場主體在市場的波動過程中,有市場收益,也承受了市場風險,不同階段市場主體的心態也發生著不同的變化。

“多點對多點”直購電規模擴大后,初步形成市場基本的價格期望,雖然度電優惠不多,但初期參與的用戶電量規模大,折算成電費優惠也相當可觀,這個階段參與者的心態理性、平和,改革的土壤進一步夯實。

售電側試點落到廣東,售電公司進場以后,一時吸引了多方資本關注。初期的高價差為售電公司輕松賺下第一桶金,更引起一片嘩然,各路資本就像發現了大金礦一樣瘋狂涌入,到2016年年底時,廣東售電公司已達148家,全國范圍內更掀起了一陣售電公司注冊潮,“淘金”心態是當時的典型。

廣東售電公司經過兩年短暫的春天后,被隨著而來的“批零倒掛”和“價差收窄”當頭一棒,毀約的、虧損的售電公司開始出現,售電市場開始洗牌的聲音此起彼伏。也正是在這個階段,市場才開始恢復本來就不該忽視的風險意識。

而現貨市場的推進,將加速市場的分化。現貨市場帶來的新機遇和新風險,更讓很多規模不大的售電公司左右為難。現貨市場對售電公司的技術投入要求更高,直接的體現就是售電公司的經營成本和經營風險更高。加大投入還是退出經營,成為當前中小售電公司心中新的矛盾。

市場風險變化

市場在向前發展,售電公司的經營風險也在市場發展過程中發生變化。售電公司進入市場以后,初期的風險主要體現在競價不中標或中標價格不理想的風險;市場執行偏差考核以后,用戶用電的難以預測成為售電公司新的風險點;到了供需比受政策嚴格控制的階段,電源成為經營中的關鍵環節,能否解決好批發電源,甚至決定著售電公司的生死存亡。而現貨市場的到來,風險將在更多的環節出現,價格預判、交易組合、負荷預測、需求響應機制等,每個環節的風險控制不好,都可能極大影響企業的經營。

售電經營策略

售電公司作為廣東電力市場的新興產物,必然要經歷野蠻生長的階段,在這個階段,摸著石頭過河,緊跟政策節奏,借鑒成熟市場經驗,控制好市場步伐,著眼長遠發展,方為長久之計。

用戶為王。在電改初期,做好用戶教育,把用戶引進來,迅速占有市場份額,打開市場知名度,形成市場影響力是首要任務。在具體的經營過程中,合理定位,錯位開拓市場,效果更佳。作為大型發售一體化的售電公司,有價格優勢,卻受人員編制的約束,因此適合將有限的兵力和最強大的價格武器投入到大用戶的競爭上,中小用戶則可依托社會代理機構或代理人員進行補充;而獨立售電公司更多依托自有的產業圈子或人脈圈子,先形成核心用戶群體,再發揮靈活的市場機制,延伸市場覆蓋面和服務品種,從而打造各具特色的市場品牌形象。

電源保障。從國外成熟的市場格局來看,發售一體化的企業將在市場中更有競爭力,或者,換句話說,有電源的保障將是售電公司持久經營的重要環節。

一方面,售電公司可自身布局電源,但電源屬重資本投資,門檻較高;另一方面,可借國企混改的契機,參股發電資產,這同樣需要較為強大的實力支持;再者,就是探索與發電集團建立牢固的戰略合作關系,在合作與競爭中尋得合適的平衡點。

人才儲備。電力是具有特殊屬性的商品,這也意味著電力市場將是一個帶有電力特殊屬性的商品市場。在人才儲備上,首先需要懂得電力系統的電力人才,懂得數據分析的數學人才;其次需要善于開拓市場的銷售人才,善于品牌推廣的營銷人才;到了市場高級階段,還需要擅長金融和熟悉資本市場的人才等等。當然,人才從另外一個角度看也是一種成本,售電公司在人才引進時需要結合市場的進展,合理搭配;人盡其用,人才才能從成本中心變成利潤中心。

服務的延伸。廣東售電公司經歷了高收益到虧損的不同階段,但成熟的商品市場,始終要回到圍繞商品成本定價的階段,競爭的充分最終會將利潤鎖定到合理的水平。如果售電公司只有單一的售電業務,其收益來源將面臨較大的限制,公司前景想象空間有限,價值也將容易見頂。未來隨著電價信號進一步精細化以及其他電力配套市場的完善,圍繞綜合能源服務、電力需求響應、電力金融等服務的商業模式將更加清晰。依托用戶資源,進一步延伸其他服務,將是售電公司做強做大的必然選擇。

廣東電力體制改革從起步發展至今,通過不斷試錯、調整,已經進入新的發展階段。市場規模持續增大,交易機制趨于完善,價格信號更能反映供需情況,市場心態變得理性成熟,市場風險意識開始建立,售電公司在整個發展過程中不斷調整優化經營策略。相信大浪淘沙后剩下的售電主體,將是戰略布局更加長遠,經營更加穩健,發展更加全面的企業。但市場仍處于初級階段,機遇和風險將長時間并存,變化仍將是常態;而作為市場的參與者,不變的是不斷完善優化經營策略,做好長足充分的準備,方能在電力體制改革中走得更遠。

本文刊載于《中國電力企業管理》2019年11期,作者鄭宏城系廣州易電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作者吳澤杰系廣州易電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作者羅鍵鴻系廣州易電科技有限公司技術主管、作者陳忠義系原廣東電網汕頭供電局信息部主任。 

關鍵字:電力市場

中國儲能網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為“中國儲能網:xxx(署名)”,除與中國儲能網簽署內容授權協議的網站外,其他任何網站或者單位如需轉載需注明來源(中國儲能網)。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儲能網)”的作品,均轉載與其他媒體,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著中國儲能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圖片(或配圖)內容僅供參考,如有涉及版權問題,可聯系我們直接刪除處理。其他媒體如需轉載,請與稿件來源方聯系,如產生任何版權問題與本網無關,想了解更多內容,請登錄網站://www.622627.live

相關報道

{ganrao}